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北京晚报 北京晨报 北京青年报 北京日报 京华时报 法制晚报 法制日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企业变更地址登报_北京晨报社010-57221757北京晨报电话、北京晨报广告部、北京晨报广告部电话、北京晨报社电话
  北京晚报  
  北京晨报  
  北京青年报  
  北京日报  
  京华时报  
  法制晚报  

企业变更地址登报

回首页

电话:010-57491668    010-57491669 
QQ:844165096   QQ 18651390
手机:13810695048        孙先生

《北京日报》以广泛的新闻覆盖,深度的观察思考,丰富的文化底蕴和精美的制作品质,为党和人民提供精彩纷呈、赏心悦目的精神食粮。北京日报始终坚持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牢牢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积极宣传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和首都北京各行各业所取得的成就,正面宣传各条战线的先进人物和典型事迹。为首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设服务。
 

今起市教委减负新政实施 中小学生作业时间量化 家长纷纷报学习班兴趣班填补空闲时间
减负令实行 孩子更辛苦?

    今起,市教委减负新政正式实施。新政对中小学生完成作业的时间、在校学习时间等都做了量化规定,还要求对补课、使用教辅书进行严格管理。
    记者提前探访发现,对于学校执行减负新政到位,部分家长反而 “心里没底”、“没了方向”,更有家长已开始给孩子报各种学习班、兴趣班,以填满闲下来的时间。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要给学生减负,学校应以学生为主体,更多地探索个性化“菜单”,满足不同学生的“胃口”。此外,家长也无需盲目为孩子报班。
首日现场 早到学生 不做自习做晨练
    今早7点,朝阳实验小学门口已有家长来送孩子上学了。对于早来的学生,学校安排体育老师带领进行慢跑等体育锻炼,而晨练是不包括在市教委规定的每天一小时的体育锻炼时间里的。这意味着,早来的孩子有更多的体育锻炼时间。
    活动完筋骨,没吃饭的孩子还可以吃上热腾腾的早餐。此时,8点的上课铃声也即将响起,没有硬性规定的早自习。
    据介绍,该校一直将快乐教育贯穿到平时的教学中。不仅严格控制了作业时间,还增加了很多技能性的校本课程,比如厨艺课、陶艺课等。
    上午,记者还恰好赶上了四年级学生的厨艺课,做糖拌西红柿和腌黄瓜。这两样虽说都是最基本的家常凉菜,但看到孩子们拿起刀时笨手笨脚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在家很少做饭。
    很多孩子表示,课余学点本事挺好,回家一定会给父母演示一下自己的手艺。
选修课变“自主”50多种课程可选择
    今天是周二,在史家小学分校,以前要上选修课,现在已改为“自主活动”时间。学校充分考虑学生班级差异,分阶段、分层次设立了自主课程体系,共四大类、50多种课程。
    课时也由原来的一课时调整为两课时,新加入高尔夫、茶艺、电影、摄影等课程。
    据该校副校长汤亚宁介绍,设立自主课程就是希望学生能够多接触、多体验,课程也是传统文化和现代气息相结合。
    汤亚宁笑着说:“有了自主课程以后,老师和学生都盼着能早点上课。”
    其中,高尔夫课程最吸引同学们了。“每周二下午,我们就去校外的高尔夫球场学习,都是专业教练来教,特别有意思。”因为下午就要上课,同学们显得很兴奋。
减负“变味”“短信作业”没了 家长没了方向
    一位家长接受采访时表示,家里孩子上小学一年级,从这个学期开始,班主任每天一条的“例行”布置作业短信没有再出现。
    而上个学期,班主任每天都会将一条短信发到家长手机上,大致是当天各科学习的内容及需要家长配合督促学生完成的家庭作业。“比如语文作业,老师会告诉家长孩子需要回家预习的课文。”家长说。
    从老师口中,家长得知市教委下发了减负通知,要求学校不给一、二年级的学生留家庭作业。没有老师的“指点”,该家长表示,在接孩子回家后,不知道该怎么辅导孩子学习了,反而有点不适应,甚至没有方向了。
    按照老师的说法,家长想知道学校的学习进度,可以问自己的孩子。“但男孩子会贪玩,我很担心他为了逃避学习‘谎报军情’。”该家长告诉记者,减负令一下,孩子时间多了,最后给孩子报了剑桥英语学习班,还有围棋、街舞的兴趣班。
学习班兴趣班“填空”孩子更辛苦
    还有一位一年级孩子的家长告诉记者,上学期孩子每天回家做作业的时间在1小时左右。这学期,老师不布置作业了,她会自己给孩子安排20-30分钟的学习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孩子要做10分钟的口算练习,还要用10分钟来预习第二天要学习的语文课,并写6个生字,外加组词,最后还要用5分钟来练习3-4个英语单词。
    这位家长认为,减负后学校将时间还给了学生,这更考验家长的能力。家长需要根据孩子的特点为其安排学习和课外活动。如孩子会在每周末去美术班画画培养兴趣。“我周三晚上要上长笛课,周六上午上奥数课,中午休息,下午再继续上课。周日再上两三个小时的语文课。”史家小学分校三年级的周同学说,“周围小朋友都在上各种班,所以妈妈说我也不能落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家长对减负喜忧参半。喜的是作业减少,孩子可以有更多自主的时间;忧的是空出来的时间干什么?甚至有家长将孩子周末的时间全部安排满了学习班和兴趣班,孩子表示,比减负之前更辛苦。
    另外,不少同学表示,家长还为他们购买了各种练习册。“学校作业确实很少,但是爸爸妈妈给留的作业可就太多了,平时也要做一个半小时呢。”史家小学分校一位高年级的同学说道。
专家说法 减负不是“一刀切”应注重个性化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学生的负担是否减下去了,主要是看孩子是不是学习的主人,是否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学自己想学的东西,而不是学校让他做什么、学什么。减负不是简单的在校学习时间的减少,家长再安排音乐、美术这些兴趣性的学习,如果孩子不喜欢,对孩子来说也是负担。
    储朝晖认为,给学生减负不是“一刀切”,学校应以学生为主体,根据学生成长发展的需要科学地安排教学。应该是老师的教学随着学生的需要走,而不是学生跟着老师跑。老师应该抛开教案,进行个性化的教学。在很多国家,老师都是不需要教案的。

  友情链接
北京晚报电话
北京晚报电话
北京晨报社
北京日报广告部
北京晚报社
北京日报社
北京晚报社
 
北方网
京报网
版权所有:报纸广告网  备案号:京ICP备16065906号-1